巨火小说 > 科幻小说 > 今天大佬也不想开门 > 《今天大佬也不想开门》正文 第417章 黑戏光影34
    第一幕戏拍的就是主仆刺绣日常,顺便话几句家常。

    哪位姑娘在相看了,哪位姑娘今天又欺负了谁,哪位姑娘掉进水里啦,哪位公子又带回来一位小妾啦。

    诸如此类的话特别多。

    随着导演一声开拍,年春尽可能的不让春眠影响到她,飞快的进入自己婢女的状态里,手上的刺绣动作,虽然都是假动作,却还是尽可能的让它看起来,更像真的。

    导演一直盯着这一幕戏看呢。

    毕竟开机第一条,一条过就是好彩头,他已经挑最简单的一幕戏来了,如果春眠还是过不了……

    好吧,他也不能怎么办。

    谁让投资大佬给的太多了呢?

    人家投资大佬都不怕亏,他怕什么?

    看着两个人进入状态,聊的很自在,春眠手上刺绣的动作甚至很专业,导演忍不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两个人聊了一会儿,镜头时不时的切近拉远,最后一幕戏很快到来,春眠听到了外面的声音,抬起头,面上带着几分疑惑之后,又很快恢复,然后抿了抿唇。

    看着春眠行云流水的表现,导演就差一拍大腿跳起来了!

    “过!”导演是真的激动的站了起来,然后大手一挥,表示这条过了!

    好彩头到位了,导演也能松口气。

    听到导演喊过,春眠及时起身,桃桃和牛油果马上到位,帮着整理头发,看看妆容是不是需要补,衣服需要不需要整理一下。

    剩下年春还坐在那里,表情愣愣的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她的助理过来,扶着她起来,年春才后知后觉的发现,自己居然被春眠带着入戏了!

    她踏马的真的以为,自己是个小婢女,正陪着不受宠的主人在那里聊天呢,聊的还是家长里短,鸡毛蒜皮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怎么说呢?

    大概是年春天赋太好,所以心气其实也挺高的。

    开拍之前,她看到春眠的时候,眸底隐藏的是浅浅的轻视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,发现自己被春眠带着入戏之后,年春的心情复杂极了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对方是个青铜,结果人家是个不动声色的王者大佬。

    而且这位大佬,还是在短时间内就从青铜升到了王者,速度之快简直让人惊叹!

    年春已经被带着去整理妆发了,今天她的戏份还没完。

    身为芸娘的心腹婢女,她前期的戏份还不少呢。

    不过接下来的那一场,就不是关于她的了,而是关于男女主初遇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心腹婢女是不在场的。

    司凌岩一早就来上妆换衣服了,刚才春眠和年春的那一场戏,他也在旁边看了。

    看完之后,更加确定,春眠确实以一种神奇的速度,将自己的演技提升上来了!

    此时围观了第一场戏之后,不止司凌岩有这样的想法,导演组,还有工作人员,其它主副演,群演或多或少都有些感触。

    有些人还在自己的小群里面惊叹呢。

    【小蘑菇不想开花:惊呆我妈!这真是表情包???】

    【小树苗不想长叶:我是不太敢相信,但是眼见为实,之前听说,她在九色里表现的不错,我还不敢相信,觉得她毁我白月光呢,如今一看,有点期待啊。】

    【头顶草泥马:这场戏简单,估计是仔细研究了吧,我是不信表情包演技真的提升的这么快。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家私底下不动声色的讨论着。

    春眠对此并没有兴趣,简单的补了一下妆,便去准备和司凌岩的第一场对手戏了。

    因为小庶女不受宠,所以前期几乎没什么换衣服的需要。

    大概率就是两三套衣服把前期的戏份全拍完。

    所以,男女初遇的这一场戏,春眠也不需要换衣服。

    男女主的初遇也简单,身为皇子的男主,被其它人追杀,意外翻进了女主的小院里,女主虽然害怕,但是还是咬着牙把人救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就此结缘,男主一开始只是想报恩,之后慢慢发现了女主的闪光点,这才动心,两个人经历了好一番磨难之后,这才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毕竟一个是高贵的皇子,一个是不起眼的庶女,两个人身份上的差距,便是一道不可跨越的鸿沟。

    这一场对手戏,司凌岩是打着想找回昨天的场子,所以演技也是一波大爆发,张力很足,表现力也极佳。

    春眠这边如果表现的不好的话,一个容易ng,台词都容易接不下来,另外一个,如果表现力差一些,那么这一场的主要光环都在司凌岩身上,春眠就容易变成陪衬。

    看着司凌岩的表现,导演明白了他的意图,眉头不自觉的紧了起来。

    毕竟投资大佬真正想捧的人是谁,导演心里最明白,不过司凌岩之流,那也是公司的艺人,顺便都要捧了。

    所以,春眠真接不住戏ng了,他要怎么办?

    这一幕,春眠被压了光环,被抢了关注度的话,他是ng呢,还是不ng?

    导演愁秃头的时候,春眠以自己完美的表现力,还有细节之处的绝妙表现,把自己的场子找了回来。

    司凌岩后期直接是被春眠带着节奏在走,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导演都已经喊卡好半天了。

    春眠站在一边,由着助理和化妆师给自己补妆。

    这一幕戏还需要补几帧近景,所以还没完呢。

    司凌岩恍恍然反应过来,发现自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

    他想表现的更有张力,意图找回昨天被春眠压了气势的场子,结果又被春眠压了。

    司凌岩:呜呜呜呜呜呜……

    等到之后几幕男女主的戏份,司凌岩都被春眠带着走,而且表现的比他自己领悟的还要完美之时,司凌岩已经佛了。

    哎,拍好镜头就行,至于是被谁带入戏,又是被谁带着节奏走的?

    不重要,想太多没用。

    司凌岩的心态不错,及时调整,再加上原本就是他自己表现力差一些,更没有可能去无能狂怒了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中间倒是没出什么岔子。

    不过倒是有两个不重要的配角在那里总是拖后腿卡戏。

    这一幕戏是春眠被主母叫过去,跪着问安。

    两个配角其实就是主母身边的两个婢女,这一场她们的戏份就是当好背景板,如果不是之后还会出现,她们跟群演没区别。

    结果,这两个人时不时的就动一下,或是摆弄一下头发,干扰了整幕戏的美感,而且还有些想要抢镜的意思。

    连着ng了四遍,导演直接就火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