巨火小说 > 都市小说 > 重生农耕时代 > 《重生农耕时代》正文 593章 要干坏事了
    王昆仑捡起了地上的砍骨刀跟钢管,转头看向了刘星:“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办,报警!让东河派出所的干警来处理此事。”刘星轻叹一声回道。

    其实之前跟彼得离开道田饭店。

    就是想将汪军民这个麻烦给甩开。

    可谁曾想到,这个汪军民阴魂不散。

    居然跟到集市上来了,而且还闹出了这样大的动静。

    所以,当务之急还是暂时远离汪军民这个灾星的好。

    他的直觉告诉他,在跟汪军民纠缠不休。

    只怕接下来彼得跟他都会出事。

    “好!好!”对于刘星的话,王昆仑自然是言听计从,连忙派遣两个集市方管理去拨打报警电话,而他则是带着其他集市方管理,看守起来了被绑住的汪军民跟汪八一。

    刘星见他没有在留下来的必要,当下对王昆仑道:“我去医院看一下王毅跟汪丹,这边就全都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!”王昆仑点头。

    刘星带着赵构,就走出了天桥旅馆的大厅。

    然而还没有走出大门口,就被彼得给追上了:“刘星,我跟你一起去看看王毅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刘星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毕竟这次王毅、汪丹受伤,跟彼得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只是他有些想不通的为什么这王毅、汪丹最后会跟汪军民、汪八一给打起来,而且最后还伤的这样严重。

    这其实也就是彼得想跟着去看望王毅的原因。

    因为彼得真的想不到这个汪军民跟汪八一会有这样大的胆。

    再知道了他的身份后,还敢传道天桥旅馆来行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医院。

    大门口。

    人来人往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刘星带着赵构、彼得穿梭在人群中,直接走进了大门。

    走廊上,他们一行人遇到了倒药渣的青莲。

    “姐,那个王毅、汪丹的伤势怎么样了?”刘星见周围没有其他人,轻声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提了,汪丹送到医院的时候,人已经没救了,尸体还在三楼呢!至于王毅,命是捡回来了,只怕后遗症相当的严重,以后还能不能像一个正常人那样,那真的很难说。”青莲将知道的都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,不但吓到了刘星。

    还吓到了彼得跟赵构。

    “噢……怎么会这样。”彼得在回过神来后,那是彷徨的很。

    一时间,他都不敢去看望王毅了。

    但刘星却是没有这样的想法,他道:“姐,王毅现在醒过来了吗?能说话不?”

    “我们想问问当时究竟是一个什么情况。”赵构跟着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个你们得问师父,我可做不了主,不过王毅目前来说神智已经清醒了,你们要短暂的跟他交流的话,应该不成什么问题。”青莲回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!”刘星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在跟青莲说了一声后,就带着赵构、彼得走向了姜神医所在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办公室内,姜神医跟徐峰子聚在一起正在研究王毅的伤情。

    那严肃的样子,让帮忙打扫卫生的小九看着都有些怕。

    “姜爷爷,徐爷爷……”刘星这时敲门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彼得、赵构跟在了后面。

    “你来的正好。”姜神医轻叹了一声:“王毅的伤可有些严重,按照目前的情况来说,必须动手术,但他的家人都不在医院,你得赶紧派人打电话去通知啊!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动手术肯定有危险。

    所以必须家属签字。

    “我去,我去打电话通知!”赵构自告奋勇的跑了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能去见见王毅吗?询问他被打的一些情况。”刘星目送赵构的身影消失,然后开口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,王毅现在还算是清醒,也能说话,但你跟他见面的时间不要太长。”姜神医回道。

    “而且你一个人去就可以了,人多了不好。”徐峰子跟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去见见他。”刘星讪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跟我来。”姜神医带头就走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刘星跟在了后面。

    彼得见状,只得留在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楼。

    靠窗的病房。

    整个脑袋包裹着纱布的王毅闭着眼睛正在休息。

    但时不时他会疼的睁开眼睛,一旁的圆脸护士看着那是直叹气。

    但她却是不敢靠近王毅,因为王毅的双眼已经严重充血,看着就像一个恶魔一样。

    “小马,你先出去吧!”姜神医带着刘星这时走了进来,然后轻声对圆脸护士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院长。”圆脸护士连忙匆匆的走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王毅看着刘星来了,企图爬起来,被刘星连忙制止了:“你这样子就别动了,我来就是想问问,你怎么会弄成这样,那个汪军民跟汪八一父子不是很惧怕你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跟汪丹想利用武力绑了他们去见彼得,结果……打不过他们父子,还被凳子砸晕了过去。”王毅苦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因为说话用了力气。

    所以他的脸色立即变得潮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姜神医见状,连忙眼神示意刘星不要再问了。

    不过刘星却是知道了想要的答案,那就是王毅、汪丹绑架汪军民、汪八一不成,最后被反杀了。

    这要是说出去,只怕没有人会相信。

    但他知道,王毅这个时候不会骗他的。

    在轻叹一声后,伸手拍了拍王毅的肩膀,就走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“刘星……”王毅突然间喊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事吗?”刘星回头看着王毅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跟彼得说一下,不要中断跟王家的合作,要不然会有好多人活不下去的。”王毅呼吸急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刘星怕王毅出事,一愣之下连点头。

    其实彼得之前就将答案告诉他了。

    哪怕他去求彼得。

    只怕也没有多大的效果。

    但没有效果跟去不去问又是两码事。

    等王毅的伤好了,再告诉王毅结果,那样应该能避免很多意外发生。

    他的这一做法,让姜神医赞许不已。

    眼见王毅满意的闭上了眼睛,那是连忙带着刘星走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楼梯口,姜神医轻声开口:“王毅的伤拖不得了,必须动手术,赵构去打电话的同时,你让王昆仑派车去接王毅的家人,希望在他们签字之后动手术还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“就不能先动手术吗?”刘星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,成功的几率只有三成。”姜神医轻叹一声回道。

    一旦没有经过王毅的家人同意私自动手术。

    那后果有多严重可想而已。

    “好吧!我这就去找昆仑哥。”刘星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顺便把彼得带走,医院现在没有时间招待他。”姜神医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刘星点头,带头走下了楼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医院门口。

    刘星带着彼得走了出来:“王毅的伤很严重,姜神医说动手术只有三成的希望,所以我希望你在这之前,跟王家的一些合作照旧,等王毅的伤好了,你想怎么样我不会去多管。”

    这话动之以理,晓之以情。

    是他最后能为王毅做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要是彼得还是听不进去,那他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ok,我虽然喜欢钱,但也不会这样绝情的。”彼得闻言轻叹了一声:“而且我也多多少少知道,王毅这次是在替我挡了灾,要不然汪军民、汪八一出现在我的面前,只怕受伤的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就好。”

    刘星闻言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,彼得回答令他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对了,有件事情作为朋友我得提醒你,最近要是有投资在港岛、东南亚的话,就赶紧撤回来,到时候亏的连一分钱本金都收不回来,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。”彼得突然间摊了摊手认真说道。

    至于更多的话。

    他没有多说。

    很显然也不能说。

    刘星是聪明人,他闻言先是一愣,接着以试探性的语气问彼得:“你背后的大财团又要干坏事了?这次不是粮食?而是金融?”

    之所以这样问,那是他记忆中的八三年。

    东南亚好像发生了一次小规模的金融危机。

    但港岛好像没有受到波及,但具体的情况是怎么样。

    他真的记不清了,毕竟重生前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关注这些。

    而他的这话一出,让彼得惊呆了。

    好半天才回过神来:“噢……我真的后悔提醒你,你是怎么知道我背后的大财团要开始阻击东南亚的金融了?”

    “猜的,信吗?”刘星好笑的摊了摊手。

    “信,你有这个能力。”彼得跟着笑了,但是苦笑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好了,你说的事情我会保密的,而且我也在港岛、东南亚那边也没有任何投资,你背后的大财团想怎么样就怎么样,跟我无关,不过我警告你,别玩的太过火,那样会出事的。”刘星说完这话,就朝百货大厦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投资就好。”

    彼得跟了上去,没有在提这个话题:“刘星,我现在虽然不会取消跟王家的合作,但王毅这个样子,有关医疗设备的买卖合作,我肯定是不会交给他去做了,你有这个兴趣吗?毕竟你现在开了两家医院,有这方面的人脉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话很有诱惑力,但我要是接手了,你让王毅怎么办?让其他人怎么看我?”刘星回头看着彼得:“他们会骂我白眼狼的,因为当初集市上这家医院的医疗设备,全都是王毅捐助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可是妇人之仁,有这样的思想难成大事。”彼得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要不是跟刘星谈得来,他才不会提议将有关医疗设备的买卖给刘星做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能不能成大事我不知道。”刘星伸手拍了拍彼得肩膀:“但我知道,我要是没有这‘妇人之仁’,你当初病重,那就不能活着离开集市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彼得当场呆住了。

    他这才知道,自己似乎犯了一个错。

    “听着,我不想接手王毅的生意,那不叫妇人之仁,那叫有情有义,你别用错词语了,其实你身上也有这样的优良品质,只是你不知道而已。”刘星靠在了一旁的电线杆上,眼眸中有着笑意:“要不然咱们俩是不可能在集市上成为朋友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不信,之前那个凯伦也是大财团的人,但他跟你很不一样,眼里面除了钱就是算计。”顿了顿,刘星又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懂了。”彼得欣慰的点了点头:“但王毅现在将医疗设备的买卖做成了这样,根本就没有赚到多少钱,让我无法跟大财团中的股东交代啊!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不换人那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再这样下去。

    他只怕都会受牵连。

    “你换其他人,也许还不如王毅。”刘星不傻,一愣之下就听出了彼得话中的意思:“因为目前我们国内对医疗设备的采购投入很小很小,大部分老百姓也根本没有钱看病,再这样的情况下,你想要王毅将你手中的医疗设备大卖,那可能吗?”

    “这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,你得给王毅时间,而且他现在手里面已经掌握了大量的人脉,不是你的医疗设备卖不出去,而是价格太贵了,根本就没有几个人买的起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这样说,你手中的医疗设备,在其他国家也肯定遇到了同样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如此。”彼得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“所以呀!有些时候做生意你不要只看赚不赚钱,而是要看他这个人的经营能力,等到时机一到,那想要赚钱还不是水到渠成的事情。”刘星看了一下时间:“我不能在跟你说了,还得去找昆仑哥派人去接王毅的家属,要不然没人签字姜爷爷都没法动手术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那咱们晚上再聊。”彼得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刘星转身就快步朝百货大厦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彼得目送刘星的身影消失,不知道为什么,他刚才听了刘星的一席话,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一章送到。

    求月票。

    订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