巨火小说 > 玄幻小说 > 万古第一神 > 《万古第一神》正文 第2102章 跪族子弟
    林氏的权力核心‘宗族祠堂’,就建造在这战场边上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战场,就是祠堂的前院。

    今日宗族夺嫡,所有先烈一起见证,在决战之前,祠堂内就有十几个人跪在蒲团上,念念有词,祷告先祖,将二脉嫡系更换之事,上报祖先。

    完事后,一群人神情肃穆,接连上香。

    祠堂内,香火阵阵。

    这其中,李天命见过的,也就只有独臂白眉的林诫,还有肥胖、魁梧的六脉‘林熊’。

    林诫面色肃穆,林熊则面色阴郁,那黝黑的眼睛内,蕴含着深深的暴躁,就连上香的时候,他的手,都捏得格外重。

    整个祠堂内,没人说话,看似平静,其实气氛早就到了爆开的极点。

    很多冷笑、愤怒,都藏在心底。

    当他们要爆发的时候,就看了一眼门口。

    门口那,一个老人坐在木椅上,脑袋歪着,看着前方无尽的人海,好像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他的皮肤,看起来和枯树一个颜色,仿佛随时都会融入黄土。

    从他这个方向,可以看到宗族战场内的一切。

    林熊从里面走了出来,站在了他的身边,低头一看,老人眼睛有些撑不开,可眼皮下那一双眼眸,还在轻颤,恍惚间,似乎泪雨朦胧。

    “时……代,变了。”

    老人沙哑着嗓子,说出了这四个字。

    “是的,孩子们忘了仇恨,有了自己的想法。虎哥,输给了时代。”林熊道。

    “输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愿他今天能体面点吧。”林熊道。

    百分之八十的二脉家庭,同意进行宗族夺嫡。

    这,已经不体面了。

    在他们身后,林诫等几个人,看着这两个身影,嘴角在不知不觉中,勾起了冷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哗啦啦。

    当李天命一家六口,从林氏小舰中出来的时候,眼前数千万的林氏子弟,给他们让出了一条通往战场的通道。

    他们出现后,方才沸沸扬扬、议论纷纷的战场,顷刻间陷入死寂之中。

    道路两旁,好多男女老少站在一起,注视着他们一家人。

    这些人,大部分是二脉的。

    因为是二脉宗族夺嫡,所以他们被允许现场观战,其他脉的,只要不是高层人物,基本上通过战场的投影,在家反而能看得更仔细。

    甚至驻扎在闇星上其他万剑商盟的无数林氏子弟、分族,都能通过结界观战!

    只有二脉自家人,能亲自在现场见证,这引领着二脉上千万年的嫡系,走向末路。

    无数先烈!

    包括太虚剑魔‘林魔’,都当过二脉脉主,都是直系先祖。

    而今,止于林猇。

    对于林猇,二脉所有人,感情无疑是复杂的。

    哪怕只是千岁的中青代,他们都见证过林猇的强盛时代,所以,他们也不可能当面嘲笑、辱骂。

    然而,这种无声的,看不到同情的‘注视’,同样让人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好在,林猇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他昨天不想参战,就是不想面对这数千万二脉同胞的‘注视’。

    其实!

    只要他们出现在这,就意味着,今日林猇没有弃权,意味着今日不论输赢,都会有战斗!

    从二脉同胞们的眼神,可以看出来,其实好些年长者,都希望今天林猇不要来。

    不出场,以后也不露面,那也不至于丢人,也算留住了最后的尊严。

    来了,那就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已经晚节不保了。

    但也有更屈辱的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终于有人忍不住,看着他们一家人,神情复杂,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种失望的叹气,其实才是最锋利的剑,比什么嘲讽,更能扎进心窝。

    “爷爷。”

    李天命握住了他的胳膊,冲着他笑了一下,道:“莫慌,以我多年的装逼经验判断,此情此景,乃是打脸的神级铺垫,每一声失望叹气,最后都会变成倒吸一口凉气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听到这段话,林猇的脸抽了一下,最后竟然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废物,有你孙儿一半洒脱吗?”

    东神玥骂骂咧咧,大摇大摆,在无数的叹气当中,挺直腰杆前行。

    她要是真在乎别人的看法,早就离开林猇了。

    “爷爷不是不洒脱,而是对家族、二脉、亲人,都爱得太深沉。不爱,又怎么会伤心呢?”

    李天命道。

    今天,林猇让他们失望。

    但,二脉,也让李天命失望了。

    失望,只会引起他的反叛心理。

    别看他还能笑,其实心里的火,早就疯狂灼烧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他们一家六口,通过了这一条堪称‘死亡级’的失望、叹气通道,来到了‘林氏祠堂战场’!

    其实这里只是无量剑海一块普通的海域。

    按因为它在祠堂前,万剑神陵后,所以被赋予了神圣、厚重的寓意。

    “来了啊。”

    不远处,林舞仪和林啸云,是今日宗族夺嫡的主持者。

    她们面带笑容。

    “两位老人家,辛苦了。”林舞仪柔声笑道。

    可惜,没人搭理她。

    李天命他们一家六口,就站在这战场中,等待着他们的对手到来。

    观众,屏息以待。

    林爆和他儿子林欢,还有林小鬼,都藏在万千观众中,默默的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此刻的林猇,作为一家之主,站在前方。

    无量剑海上风暴席卷,吹得他的黑色剑袍猎猎作响,他干瘦的身体,好像随时都会被风吹倒。

    如此单薄的身体、家庭,谁不叹气呢?

    或许,这就是英雄迟暮吧。

    什么猫猫狗狗,都能来咬上一口。

    随便一个小角色,都能冲他失望、叹气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是涌入李天命胸腔内的火。

    “按理说,林狈一系作为挑战者,应该先到的。”有人道。

    “不怪他们,是林老二一家六口来早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家六口……真是讽刺啊。林狈一系,族谱上列了一千六百八十三人。”

    就在人们又开始议论、对比的时候,今日另一个主角,登场了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二脉同胞们,让开了一条更大的通道。

    远远看去,一个队伍聚集了上千人,他们御剑而来,声势浩大,结成剑阵,虎虎生威,精气神磅礴。

    从眼神上看,他们自信、骄傲,对于‘人丁兴旺’万分满意,十分自得。

    所以,根本不会有人冲他们叹气,观众们的眼神,给他们增添了光辉。

    “唉,真的,该‘改朝换代’了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藏在了太多人心里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以林狈、林琅、林薇笺为首的一个大家庭,整齐有序进入战场,他们虽然浩大,但并不咄咄逼人,显得格外体面。

    “二爷!”

    万众瞩目之中,林狈带着一千多人,来到林猇面前。

    “跪!”

    正当人们以为他要挑衅的时候,他神色肃穆,带着上千族人,就在林猇面前,整齐跪下。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他们跪得非常整齐。

    包括林狈在内,都对林猇磕头。

    “林狈家子弟,见过脉主。”

    当然,他们都在海面上,所以磕头也不是得磕在地上,姿势摆出来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幕,让观众们都惊了一下,非常不解。

    他们的目光,都投向林狈。

    只见那灰袍林狈,连续磕头三次,以中正之音,低头朗声道:“二爷,请恕罪!今日宗族夺嫡,并非是二脉否定二爷的成就,众所周知,二爷一脉祖上,引领二脉弟子传承千古,功劳巨大,二爷一生亦鞠躬尽瘁,所做贡献,令所有二脉子弟,心生感激,永记于心!”

    说到这,他抬起头,以凄苦眼神看着林猇,继续道:“然,二脉陷入今日窘迫境地,我和二爷,与族人都深感无奈。今日林狈一系,受宗族祠堂所托,承五脉愿望,更让六千万以上二脉同胞信任,赋予重任,夺嫡之举虽有损二爷声望,然万众所托,太过厚重!我们一家亦是二脉一份子,二脉兴亡,我们责无旁贷,只能顺应二脉民心,在此夺嫡,请二爷理解我等,理解二脉,理解林氏!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,二脉人民,仍然会永记二爷之功,更不忘记二爷对二脉之爱。我林狈一家,亦会给二爷最大的尊重。若有幸夺嫡成功,亦会以二爷为目标,承二爷之心,光复二脉!”

    这一段话,林狈说得激情高昂,声情并茂,声泪俱下。

    听完这一段,再看到他们全体跪下的姿态……

    林氏子弟们顿时动容。

    为他们的情操、气魄、格局所感动。

    二脉人人面面相觑,激动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林狈,有心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给了林老二最大的体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下跪了,还能怎么着?”

    “二脉有他们,真的,还有希望。”

    这一切的言语,都不出李天命所料。

    他只能说,对方手段很高明。

    跪下、大义凛然……这一切,为了什么?

    当然是先占据道德制高点,洗白他们林狈一系的‘谋朝篡位’,放低姿态,笼络人心。

    所以,当群众们为林狈的气魄而感动的时候,他就已经成功了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林猇哪怕是接受对战,都是卑鄙的。

    “请二爷,恕罪!”

    林狈再次磕头。

    “请二爷恕罪!”

    林狈一系上千人,整齐磕头。

    场面壮观。

    二脉同胞,深受感染,声泪俱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各位跪族子弟,头磕完没?磕完赶紧起来打,我赶时间。”

    这话太突兀了。

    群雄激愤,扭头看去,只见说话之人,正是李天命。

    “我数三声,三声后,再跪着的,都是我孙子。”

    李天命笑道。

    他这些话,将林猇承受的所有压力,都转移到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他帮爷爷,撑住了。

    于是,下一刻,铺天盖地的骂声,往他这里席卷。

    只是,他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    夺嫡之战,当然是从最不重要的开始,那就是‘少年天才之战’。

    “爷爷,奶奶,你们退后。”

    李天命取代了林狈,当上了这个战场的主角,他一招手,一妻二妾守护在了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然后,他手指接连站起来的林狈一系,道:“别光演戏,出十个人,其他滚远点。”